谈“天”说“道”

 谈“天”说“道”


 


“天”还算比较容易谈清楚。其本义模仿鲁迅给“路”下定义的方法一句话就可以谈明白了。鲁迅是这样给“路”下定义的: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那么“天”呢?我可以这样下定义:世上本没有天,积的空气厚了,也便成了天。


“天”除了其本义之外,还有诸多引申义。比如,文中“谈天”的“天”,我们就可以将之理解为“话”,就是我们“说话”的“话”的意思。这是“天”的又一个引申义。“天”和“话”是怎样扯上关系的呢?与“天”的本义比对,想想也真有相似之处:“天”能看得到,但摸不着、闻不着;“话”虽说也能听得到,但它也同样摸不着、闻不着。——原来,它们都同样不是实在的事物!


然而,你若想把“道”说明白道清楚,就不是这么容易了。其原因:第一、“道”的类别繁多:什么天道、地道、人道、自然之道,什么正道、邪道,什么善道、恶道,什么白道、黑道,还有什么君子之道、小人之道等等;第二、不但类别繁多,其派生下去的品种也多得数不胜数,就拿含有行走的“路”的意思来衍生吧,就能衍生出羊肠小道、车道、铁道,还有航道,就“航道”还有天上与海上之分;第三、其意义高度深浅高深莫测。


基于上述原因,我真不敢表今儿一定要把这个“道”说清楚到明白这个态,只想取行业之道中的“师道”中的“道”,试着说上几层大意而已。


“师道”的“道”,一有“职业”之义。如果这样理解,那么,“师道”这个词儿的大意就是“做教师这个行业”。把“师道”仅仅理解为“做教师这个行业”,这是对“师道”的初级认识。要么他不是从事教师行业的,即便不是从事教师行业的人,对“师道”这样理解,这也是对“师道”的一种亵渎!要么是他想当教师但还没有当上的,如果属于这种情况的,那么,我奉劝他:你再继续修炼几年吧!对于已经走上教师岗位的教师来讲,如果仅仅理解到这样一层意思,那是非常讲不过去的。教师非一般职业,教师是一个非讲点“道”方可干得好的一种特殊行业!


“师道”的“道”,再有“规则、守则”的意思。能理解到这一层意思,如果是局外不是教师的人而言,这既是对为师者的一种尊敬,也是对教师的一种要求;对为师者本人而言,能理解到这层意思的教师,他至少懂得应该如何履行自己的职责了,也即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行为可为什么行为不可做,他心中都非常明白了。


但是,对于教师而言,如果一直停留在这一步,那仍是不够的!


“师道”的“道”,还有“道德、修养”的境界。能将“师道”的“道”理解到这个层次,那就不叫“意思”了,而应该称作为“境界”!“道德”“修养”本身就是一种境界,是行为人经过长期坚持按照一定戒律实践而形成的一种高尚的行为习惯。“境界”对于常人而言,有的是可以理解的,有的则理解不了;有的能意会,但意会了的也未必个个都能到达这样的境界,因为要到达这样的境界还需要“经过长期坚持按照一定的戒律实践”才能“形成的一种高尚的行为习惯”,这可是一件很难的事情,需要有坚定、顽强的意志方可实现!


作为教师对“师道”的“道”能理解到这样一个层次,不,确切地应该说,作为教师本身能边思考边实践慢慢地达到这样一种境界,那么,这样的教师就没有枉做一生的教师了;也只有这样的教师,才能把“尊师重道”,“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得以充分理解并得到他们不折不扣地践行与落实。


“天”好谈,因为即便谈错了还可以有回旋的余地:或不谈或改谈;而“道”就不是那么容易走了,一旦误入歧途,走错了立马既定现实,如果一错再错,只能走向深渊、甚至走向毁灭……


                                              

发表评论